欢迎来到考拉百科
首页> 旅行攻略 >正文

吉林到天津票价多少钱 二战时日军给女性注射的606药剂是啥

发布时间:2022-12-27 16:34:23 来源:网络 浏览量:72

吉林到天津票价多少钱 二战时日军给女性注射的606药剂是啥

二战时日军给女性注射的606药剂是啥?

606药剂是日本和慰安妇都在大量使用的一种抗梅毒特效药,日本人称之为“梅毒の特効薬サルバルサン”。

大量自媒体将之抄写为“杀死细菌非常有用”的抗菌素,然而这东西主要是对螺旋体有效。

606的全称是“compuesto 606”,化合物606号、“欧立希606”(Ehrlich's 606)或“洒尔佛散”(Salvarsan)。

它还被称为“arsphenamine”即砷凡纳明,二氨基二氧偶砷苯,是一种早期的抗梅毒药物。

这种“早期”指的是第20世纪10年代中期到40年代,在青霉素被研发出来之前,606是唯一能对抗梅毒的药物。

606并非什么“禁药”,也不是什么的物品,它本质是用来救人的。而且因为研发了606,德国医生欧立希和他的日本徒弟秦佐八郎获得了诺贝尔奖。

梅毒在今天被视作令人难堪的性病,通过大量抗生素治疗即可搞定。

但在过去,梅毒被称为“第三瘟疫”,罹患梅毒的人们只能绝望地等待病情恶化,变成浑身杨梅大疮的怪物,然后被梅毒螺旋体侵蚀掉软组织和神经,挂着遍体硬下疳丑陋地死去。

在606被发明以前,梅毒就是个绝症,与今天人们看待艾滋病的眼光别无二致,而且传染人数更多,社会影响更大。

606的发明带给了人们曙光,它也的确拯救了无数深受梅毒侵扰的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606成为各国最重要的药剂,用以控制军营中四处流行的梅毒传染病。而且它对疟疾也有效,这在初期的实验室研究中就已经被欧立希证明了。

不过,很快人们就开始对606产生恐惧,因为这种药物并不如人们所想象的那么美好,它有很大的缺陷。

欧立希实际上开创的是一门新的医疗学科——化学治疗。

这种治疗手段不同于此前任何一种医理和药理,今天的人们对化疗一点都不陌生,它被用来治疗癌症。

606的被治疗者与所有的化疗病人一样,治疗过程是极端痛苦的。

医生将双联安瓿中的砷凡纳明粉末与甲醇混合,再用蒸馏水和氢氧化钠稀释,然后用巨大的金属针筒深层扎进病灶,甚至还要打长时间的点滴吊瓶……

这种治疗将给人带来长达一周之久的持续疼痛,甚至许多人在治疗过程中无法忍受,必须配合麻醉剂。

一针不凑效,就要持续地治疗下去,直到梅毒被清除干净。(而且人们几年后才发现,对晚期神经梅毒无效)

于是注射606的患者便会遭受一次又一次的摧残,他们肝功能被损伤,身体产生皮疹,肢体损坏,神经异常,最后就是丧命。

毕竟砷凡纳明是种砷化合物,本质上它就是砒霜。

这让欧立希差点蹲大狱,社会一片谴责,连带那些宗教卫道士也抨击“梅毒是神罚,你为何铲除它?”

德国法兰克福的警方居然也振振有词地参与反对:“如果人们知道梅毒可以治愈,那么我们怎样劝服那些从良?问题会愈演愈烈!”

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总算转移了人们的口诛笔伐,大量订购606。不管外界怎样看待606,这是控制梅毒在军营传播的最有效武器。

所以,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全世界所有有能力的正经都装备了606,用以控制军营中流行的梅毒,606也变成了“老军医”们专治梅毒的工具。

除了1909年开发的606,那个时代没有东西能对付梅毒,青霉素更是得等到二战将近结束才开始上市。

在对付疟疾和回归热方面606也有作用,因此它事实上成了的一种多功能药。

总而言之,606在当年的确是一款神药,尽管其副作用巨大。

拿今天的艾滋病打比方,假如有一款会带来巨大痛苦,但却有机会治愈艾滋病的药,你会如何看待它?

欧立希在一次大战前的1912年还推出了改良版的914药剂“新砷凡纳明”(neosalvarsan);直到20世纪30年代,人们依然在研究606,并且该药物被进一步提炼,做成了新药“Mapharsen”,它在1949年时仍然被很多国家列为治疗梅毒的首选药剂。

因为与“魔法子弹”与日本传染病学泰斗秦佐八郎有关,所以日军接触砷凡纳明的时间非常早,也是最信任其疗效的国家。毕竟,这也是他们吃透的技术。

贴了日本商店标签的606

所以长期以来日本社会都在大量使用606,他们将其变成了一种普遍的抗梅毒药物。当年日本社会成风,梅毒泛滥,也确实只有606能拯救他们。

砷凡纳明和旁边的盘尼西林

除了自己制造的,日本人甚至朝国外进口了不少606,在日军看来,砷凡纳明是很宝贵的特效药物,也是很司空见惯的治疗方法。

日本国产砷凡纳明

后来在东南亚和新几内亚的丛林中,很多得了疟疾、回归热的日军,也是将606当做抗螺旋体药物使用,硬生生挺过了难关。他们搞不来青霉素和奎宁,606就是救命稻草。

因此,日本将606用到那些被他们残害的慰安妇身上,是一点都不足为奇的。

当年日军大量掠夺强迫被占领国妇女从事慰安妇工作,连其本国女性都不放过。她们成了军侮辱的奴隶,昼夜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当她们军兵传染上所携带的梅毒时,便会成为新的传染源,再传染给其它日本兵。

高层当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梅毒是实实在在会影响战斗力的东西。

但他们也不可能放弃慰安妇制度,慰安妇本就是日军设置的所谓“卫生单位”,认为这样既能鼓舞士气,又能避免士兵在外面胡作非为,导致染上不可控的疫病,影响部队战斗力。

慰安妇至少掌握在医疗单位的监督下,能知道身体情况,能控制疾病,杜绝了外部传染的可能。

问题是,日军本质就是一批兽兵,而战前日本的梅毒就闹得比哪儿都凶,即便有军医监督,也无法阻止他们不断将疫病传染给慰安妇,继而传染给更多的士兵。

所以,如果不能快速完成慰安妇的“汰换”,便只能使用606这类药物对慰安妇进行治疗,尽力去阻止梅毒的传播。

这就是慰安妇军大量注射606的,日军为了自身的部队健康,也为了能持续地压榨和摧残慰安妇,便不断用606给她们“治疗”。

可想而知,当这种化疗药物被无休止地乱用下去之后,那些慰安妇们会遭遇到何等的痛苦!

可往往不等治疗完毕,她们又会遭遇日军禽兽的疯狂蹂躏。

606一次治疗会让人疼痛难忍地煎熬一周之久,正常的医生会给人开麻醉药或要求人静卧看护,日本军医可不会将“宝贵的麻醉药”开给慰安妇。

死不认账的日本人还要反咬一口

你能想象年轻的姑娘们军轮番摧残后后,浑身长满流脓的烂疮和硬下疳,然后又着用化疗药剂“治疗”的情景吗?

606再“神药”,也不是这样打的,人的尊严和身体更不能容许被这样反复践踏。

日本法西斯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今天的日本人有什么资格既不道歉,还要装扮成战争受害者呢?

吉林一重庆北列车通行吗?

通行的。

K1572/1573、K1574/1571次列车是铁路运行于吉林省第二大城市吉林市至西部直辖市重庆之间的一列快速列车,自2013年12月28日开行,现由沈阳铁路局吉林客运段负责客运任务。列车使用25G型客车,经长图铁路、京哈铁路、沈山铁路、津山铁路、津霸铁路、京九铁路、石德铁路、石太高速铁路、太中银铁路、包西铁路、西康铁路、襄渝铁路运行,跨越吉林、辽宁、天津、河北、山西、陕西、四川、重庆六省两市,全程3286公里。其中吉林站至重庆西站运行44小时54分,使用车次为K1572/1573次;重庆西站至吉林站运行46小时48分,使用车次为K1574/1571次。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为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文章!

—考拉百科